复旦大学的这门“似是而非”课,真的火火火遍

复旦大学的这门“似是而非”课,真的火火火遍

时间:2020-03-26 16:3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昨天

#复旦开了门课叫似是而非#

登上了微博热搜榜

引起网友的关注与好奇

网友集体吃柠檬

纷纷表示:能不能有网络课?

@复旦大学 转发相关新闻表示:

通识课程哪家强?

中国上海找复旦!

“似是而非”这门课

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内容?

往下看↓

“一家医院患者死亡率高,是不是这家医院就不好?”

“西南某地区发生地震,不少房屋倒塌,是不是所有房屋都该到达一定的抗震等级?”

“天赋基因检测究竟靠谱吗?”

……

△座无虚席的教室

今年新学期,复旦大学文、理、工、医不同学科的12位教授走上讲台,开设了一门新通识课程,叫“似是而非”,向学生阐述什么是“伪科学”。

这门由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楼红卫组织开设、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卢大儒命名的课程,集结了文、理、工、医不同学科12位教授,准备了17个专题,以“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,提高对伪科学的辨识能力”为教学目的,本学期开设其中的14讲。

仅四堂课,“似是而非”就在复旦火了。每到周二18:30,“似是而非”的开课教室H3409“一座难求”,站着听课的学生每周都有。第一轮选课过程中,在课程容量为258人的情况下,“似是而非”选课人数超过1000。

△“似是而非”部分课程内容

为什么开“似是而非”课?

楼红卫说,之所以要开设“似是而非”课,是老师们发现:很多在专业人士眼中显而易见的谬误,只要跨一个专业,有时候连学者也搞不清楚;大学校园内,很多看上去很有知识的学生,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对科学的错误理解。

2018年7月,几位老师偶然在朋友圈看到了题为《美国大学开了一门课,名字叫“抵制狗屁”》的文章,发现这门课与大家之前的想法不谋而合,当即起意开设一门复旦版“抵制狗屁”课程。

“太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甚至于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,对于一些常识性的东西,时常会有错误的认知,缺乏必要的判断能力,尤其是当他们面对本专业之外的一些争议时。”楼红卫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不过,从《似是而非》课程大纲看,该课程并非美国翻版。

《似是而非》集结了包括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、管理学、计算机科学、医学、文学、哲学、政治学、历史学在内的众多学科骨干教师,讲课内容也更加丰富多元,意图普及思维和纠正偏见。

“似是而非”课上讲些什么?

在《似是而非》的课堂上,不同学科的老师会从各自专业领域出发,讲述有关“伪科学”的事例。

究竟什么是“伪科学”?

在《似是而非》第一节课“ 用数学发现谬误 ”上,楼红卫提出一个疑问:某防火用具推销员说“家里发生火灾时,不能往卫生间跑,因为统计表明,火灾时,死在卫生间的人数最多”这个说法对不对呢?

楼红卫说,“对与不对”,不在于论据的对错,而是在于从论据“死在卫生间的人数最多”到论点“不能往卫生间跑”的推理逻辑谬误:不论火灾时死在卫生间的人数是不是最多,都无法推断火灾时是不是应该往卫生间跑。他又举了类似的例子:特别有名的三甲医院每日死亡的人数超过了社区卫生中心,是不是意味着看病要避开前者只去后者呢?

“这种逻辑上的错误广泛存在于大量统计数据和新闻报道之中。它们站不住脚,经不起争论,却让人印象深刻并难以抗拒。”楼红卫说。他希望这门课能够纠正不同学科里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偏见,提供一些思考方式。

“抵制大数据时代狗屁”课程教学目标里的最后一条是:“能够在迷信的阿姨面前分析狗屁,让他们能听懂,并且有说服力。”“假新闻泛滥的时代,我和我的同学都希望能够提高判断能力。”这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2018级本科生姜辛宜修读这门课的目标。

但楼红卫自认这门课并不高端,重在“通识”。“与期望相比,课程能够达到的效果可能会有很大的落差,但若能达到哪怕百分之二十的目标,也是值得的。”楼红卫说。

据悉,“似是而非”课的考试方式也很特别。本学期,该课程采取“课程论文60%+平时表现20%+参与课内外研讨情况20%”的考核方式。论文写作是重头戏。

这门仅有两个学分的课程,将安排三位常规助教和十几位来自不同专业的研究生组成助教组。助教组的工作主要是帮助学生写出合格的课程论文。“希望课程本身的架构能够变得更加合理,内容更加完善,教师队伍更完整。未来,希望有更多的学校开设类似的课程。” 这是楼红卫的期待。

是真有料还是“水课”?

开课以来,理工科学生与文科学生对《似是而非》的感受不大相同。一名材料科学系本科生直言“第二节课讲化学,我听得有点无聊”,相关专业知识过于简单;有同学却在课程反馈中写道“昨天的化学课好难啊……”

作为一门通识选修课,《似是而非》面临“水课”质疑。

“课程形式有点像讲座,内容不能深入,对我批判性思维的帮助不大。”一名数学科学学院2018级的同学解释退课原因。

此外,由于每位老师的授课时间短、课程人数较多等原因,这门课在一些同学眼中是“用来凑学分的课”,课程反馈问卷中有25%的同学承认这一点。

对此,楼红卫表示:“欢迎来凑学分,不过这并不是水课,希望大家都有所收获。”同时,楼红卫表示,新闻对于阻绝或传播伪科学的作用特别大,而管理人员也尤其需要有抵制伪科学的素质。因此,他特别希望有更多新闻学院、以及今后可能从事管理工作的的同学参与到课堂当中来。

网友:考虑出网络课吗?

这样的课程你感兴趣吗?

你印象中的大学课程

是什么样子的?

来源:央广新闻、东方网综合自@复旦大学、复旦青年、文汇报、科技日报、新浪微博

责任编辑:朱雨佳

又是别人家的大学!

希望有网络课的举手!